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╰记忆的沉淀落满尘埃

我们哭了,我们笑着,我们抬头望天空,星星还亮着几颗。我们唱着,时间的歌……

 
 
 
 
 
 

紧张的抽测

2017-5-23 13:09:37 阅读0 评论0 232017/05 May23

紧张的抽测

“同学们,明天上级领导要来抽测!”同学们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都在底下议论纷纷,这一次的抽测,不只是代表个人,更多的是代表班级、代表学校,所以,这次抽测必须要认真、认真再认真。这个消息在昨天早已传遍全校,每个人的状态都紧绷起来。今天一大早,老师的车都早已停在了校园里面,走进教学楼,二楼的走廊上,就看到了老师们在阅览室忙碌的身影,班级里,语文老师在写着东西,同学们打扫卫生或者是安详地读书。

伴随着上课铃声的打响,语文老师(也担任美术老师)认真讲起了山水画,最后边,有一个老师拿着笔记本在听课。课堂上,并没有因为有陌生老师的抽测而导致了每一个人的拘束,其实,今天的第一节课,和往常的差不多,只不过多了几份正规。第二节课,才可以算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抽测。

班级里一半的人去考音乐,一半的人去考美术,而我,考的科目是美术。按我对自己的了解来说,我的美术还是不错的,但是,这一次,我非常不幸得被抽中了美术的测验,美术的测验指的是做试卷,和我一起做试卷的还有两个人,其他人,便是画画。

测试卷里的每一道题,其实并不难,除了那些还没有学到的题,都可以算得上是简单了。最让我头疼的那两道题,便是最后两道题,每道题五分,满分才二十分,假如得不上这10分的话,我的分数已经去掉一半,所以,无论是苦思冥想多久,也必须得填上。

结束了上午的抽测,心里却还有一点余下的紧张荡漾在我的心头……

作者  | 2017-5-23 13:09:37 | 阅读(0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《邪恶的眼睛》(10)

2017-5-22 12:55:10 阅读2 评论0 222017/05 May22

《邪恶的眼睛》(10)

又一次在线

随着现在的变化,疑问和困惑双双齐来,这时候,关尔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,神志不清的他整个人都变了个样,平常那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,早已一去不复返。丁小米不敢再把任何奇怪的现象和破案的进度告诉给关尔,假如再出问题,丁小米一定会自责的。丁小米瞒着关尔,偷偷地带着电脑来到厕所里,打开电脑,登上QQ,刚巧,又碰到了乐阳和寒夜的QQ在线,丁小米猜测,操作乐阳和寒夜QQ的人不但是一个人,还是熟悉他们并电脑技巧很好的一个人。

丁小米从担任怪咖冒险队的队长的时候,就曾经被一个人暗算过,那个人,便是乐阳的表弟,和他们同在一个班级里,名叫韩寒,那个人,会不会是盗取乐阳的QQ的人呢?但还是不对,乐阳和寒夜同时在线同时下线,那么,假如是韩寒的话,那另一个人是谁?丁小米盯着乐阳和寒夜的QQ,两个人不但是同时在线,而且最近上线和下线的次数一模一样,时间也相对称,这一发现,更加证实了丁小米的猜测,那个人,就是整个案件的操纵者,他不但神秘,而且还抓住了乐阳和寒夜不放。

丁小米同时给寒夜和乐阳发了消息,两个人同一时间给丁小米回复了消息,所打的内容是一模一样的,丁小米看着回复的消息,心里打起了算盘,他给寒夜和乐阳同时发了一样的消息一样的问题,但出乎意料的是,他们俩的回复在这个时候,却大大不同。乐阳说自己是因为生病而没上学,而寒夜却说,我在家啊……

丁小米却不知道,此时此刻关尔竟然在他的身后,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,两个眼睛咕噜噜地打转儿,那个监视着丁小米的人,到底是不是关尔呢?现在的丁小米,什么都不知道,他并没有意识到

作者  | 2017-5-22 12:55:10 | 阅读(2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2015.6.2

2017-5-21 21:14:27 阅读4 评论0 212017/05 May21

2015.6.2

在2015年6月2日,两个可爱的孩子降生了,他们是一对姐弟,姐姐叫糖糖,弟弟叫果果,糖糖果果便是我的表弟表妹。他们长居黄岛,我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看他们,需要学习和读书,另外一些时间,就要写笔记。我的生活填充的很富裕,本以为,之前的生活已经很棒了,可是,当这两个孩子来到了我的生活里的时候,我整个人都发生了不一样的变化。我曾经,一点儿都不喜欢小孩子,因为我的世界里,并不知道,他们是多么的可爱。

当我第一眼见他们的时候,他们很小很小,看到他们我仿佛看到了以前的自己。第一眼见他们,他们正在睡觉,我记得,那是一个暑假,我们做火车来到了黄岛,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来黄岛,小时候,我也在这里生活过,虽然只生活了三年的时间,现在,我对这里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。

踏进舅舅的家里,两个小家伙静静地躺在床上,那小小的脸上,映着太阳的光芒,平坦而可爱,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。糖糖小小的身躯为弟弟遮挡着刺目的阳光,弟弟那娇小的脸庞,露出了怡人的微笑。

糖糖和果果就这样睡了一下午,当他们睁开眼,我第一次与他们对视的时候,我明显的感觉到了他们困惑的心里,丢失了原有的安宁。看着看着,我伸出手去抱他们的时候,出乎意料,他们羞涩地投进了我的怀抱里,经过半个小时的玩耍,我们渐渐熟悉了。那个时候,他们虽然还不会说话,才刚刚来到人世间,但我们,并没有因为年龄的关系而变得陌生。

如今,糖果姐弟俩已经会说话了,虽然还有很多字说的不清楚,虽然长居在黄岛,而我却一直关注着他们的成长……

作者  | 2017-5-21 21:14:27 | 阅读(4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夏日的炎热

2017-5-20 18:20:14 阅读1 评论0 202017/05 May20

夏日的炎热

风在吹,鸟在叫,花在笑,太阳在烧灼着大地,空中的无数云彩给一副画轴上添上了最重要色彩,整个夏天,一直都是五彩缤纷的。色彩多的不可计数,夏天,也多了几份炎热,多了几分烦躁,一到夏天,我整个人都开始浮躁起来,因为天气的原因,每一个周末总是宅在家里不敢出去,一出去,太阳就像监视你的守卫,而我呢,就像是在牢笼里的一个人,永远都不能出去。少了一份清爽,多了一份炎热,夏天的我,整个人都陷入了晕乎乎的状态。

我是一个怕热的人,夏天的温度将近是40摄氏度,快要超过人体的温度了,这个时候,我不但会进入比较暴躁的状态,甚至会烦躁,这个习惯,每到夏天,他也会伴随着炎热而蔓延在我的体内当中。说实话,我不太喜欢夏天,她的热是我永远也无法预测的,假如世界上没有夏多好,假如我没有暴躁的状态多好,这种状态,需要我的控制,夏日的热,令我永远永远也无法忘怀!

夏日,当清晨的每一缕阳光照射在大地,穿透玻璃的时候,此时此刻,阳光是温和的,是舒适的,这个时候,我对现在怀着无限的满足之情,我愿意好好享受这一切,再也不被任何人打扰。然而,只是早晨是这样而已,一到中午,热开始了。

阳光随着时间的变化而会越来越刺目,当中午12点的时候,夏天才算是真真正正的来临。夏天,真的很热很热,无论如何,那个时候的炎热,真的让我沉浸在浮躁的心情上。

其实,夏天如果不热,那就不叫夏天了。夏天是映在屏幕上的一部电影,经过一段时间的播映,会渐渐消失在我的眼帘中……

作者  | 2017-5-20 18:20:14 | 阅读(1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唱歌比赛的到来

2017-5-19 13:00:02 阅读5 评论0 192017/05 May19

唱歌比赛的到来

伴随着阵阵读书声,随即,面临我们的是合唱比赛。全校的同学站在一起比赛,这是一件重大的事情,不应该就那么草草了事。班里的同学虽然也都在练,却练的一点儿都不走心,包括我,我也认为这件事情并不是那么重要。每位同学都认为自己唱的都还不错,但现实总是残酷的,他们唱的高音上不去,我也有着同样的问题,而纠正这种问题,只有改正心态和练习。今天上午的合唱,我们并没有唱出我们最好的水平,因为心里此时此刻是松懈着的。

还有几天,就要比赛了,我们应该多加练习的,现在,却丢失了开始的兴致。当听说要合唱的时候,我们都兴致勃勃,有十足的信心,对于合唱的热爱也在一直不断的持续的上升,然而,“三分钟的热度”过去了,自己的心态也有所变化。多少次,因为一时的松懈导致了全局的失败,对于我们现在的状态,必须要及时改正,假如,这一次我们想出类拔萃,必须付出一定的努力和心血,哪有一件事情,是不经过自己的努力得来的呢?

比赛要来了,而《同一首歌》 的高潮部分还上不去,一部和二部合起来的时候,声调也并没有达到最好的效果。有些同学对《同一首歌》的训练已经从心底里感受到了厌烦。其实,每天中午都让一个小队唱歌,为的就是让同学们意识到唱歌的重要性,这只是其一,最终目的是想训练同学们的合唱水平。

有些人,并没有为了班级的荣誉而付出自己的努力和奋斗,班级荣誉,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,它不仅仅代表着个人,这些荣誉,代表的是我们的荣誉,是大家通过训练而得来的,为了在合唱比赛中出类拔萃,加油吧!

作者  | 2017-5-19 13:00:02 | 阅读(5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《邪恶的眼睛》(9)

2017-5-18 12:21:41 阅读11 评论0 182017/05 May18

《邪恶的眼睛》(9)

那个人是谁?

当别的宿舍还冷冷清清的时候,丁小米所在的宿舍都已经炸开了锅,此时此刻的关尔,直到现在都还没有醒来,丁小米心里充满了恐慌,关尔到底是怎么了?校长得知此事,把随行的学校的医生请来了,给关尔看病。医生说:“不要紧,他只不过是发烧了,多给他吃点葡萄糖就好了,血糖有点儿低。”大家都舒了一口气,丁小米紧锁着的眉头暂时舒张了不少。整整一天,丁小米都没有跟随着学校的大部队前去参观所在的旅游景点,因为他发现最近一切都好像故意的一样,关尔生病,他做了一个不祥的梦,晚上也有人在盯着他们……

想想这一切,丁小米的心里不禁有了最坏的打算。一直陪床的丁小米,心里也有点儿不太舒服,因为最初,还是丁小米提议要调查这个案子的,如今关尔病了,寒夜和乐阳失踪了,到底该怎么办啊?他开始着急了,现在的破案趋势,不但没有进展,反而迟迟往后退。丁小米打开了笔记本电脑,想看看那个时候的摄像画面,却打开了QQ,乐阳竟然在线!如今,乐阳都已经多天不上学了,也搬家了,那,这个操纵着乐阳QQ的人到底是不是乐阳,这成了一个致命问题。

而此时,寒夜和乐阳的QQ都显示的是在线,难不成是寒夜的妈妈在操纵寒夜的QQ?这,这,这是不可能的,寒夜的父母对寻找寒夜已经作出了百分百的努力,却还是没有结果,他们是不会有闲工夫查看寒夜的QQ的。那么,乐阳也在线,丁小米点开了和乐阳的聊天记录,在底下打了一个“在吗?”,出奇的是,在接下来的两秒之内,丁小米收到了回复“在”,这个字,令丁小米惊吓住了。

当对面回复完“在”的时候,接着就下线了,同一时间,寒夜

作者  | 2017-5-18 12:21:41 | 阅读(11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山东省 淄博市 水瓶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与其说我陌生了,不如说我成长了……
 
近期心愿每次考试都考满分!!!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博友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发现好博客
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我要留言
 
 
 
留言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